<ol id="ztxdl"><sub id="ztxdl"></sub></ol>

    <ruby id="ztxdl"></ruby><mark id="ztxdl"><progress id="ztxdl"><ol id="ztxdl"></ol></progress></mark>

          31小說網 > 垂釣之神 > 第2873章 老師

          第2873章 老師

          韓非和西門凌蘭在先知居所待了三年,先知自是早已通知了蒼天和靑茗,并讓他們嚴格封鎖了韓非的消息。

          此刻,先知喚兩人到來,以鴻蒙紫氣布下結界,直接說明了韓非二人的來歷,并交代了讓韓非寄生的事情。

          蒼天還沒說話,靑茗卻是神色大變:“我不同意。先知大人,蒼天乃是人族之皇,豈可做他人嫁衣?”

          這回,只聽蒼天哈哈一笑:“無妨,本皇自會在魂海中分割出一部分空間來,師弟的這部分神魂只能旁觀到寄生期間的記憶,對于本皇的神魂,他是觀測不到的?!?/p>

          韓非不禁贊嘆,果然是初代人皇,這份胸襟自是值得肯定的。

          靑茗則沉著臉道:“但這樣極可能會影響你的氣運?”

          蒼天嗤笑一聲:“本皇,便是人族氣運之龍。若連這區區風險都不敢耽擱,何以踏破至尊路?”

          韓非則微微一笑:“師兄竟一點都不意外我的真實身份?!?/p>

          蒼天嘴角勾起,露出自信的笑容:“自與師弟一戰之后,我許你人王位,你卻拒之的時候,為兄便知你不是這個時代的人了。要不然,何以會有一位走時光大道的超神級強者相伴?本想著日后,有的是時間和師弟交流,未曾料,師弟在這個時代停留的時間,會如此短暫,著實是可惜了?!?/p>

          韓非微微拱手:“師兄大義,不愧蒼天之名?!?/p>

          蒼天嗤笑:“彼此彼此,你不還是連蒼天都沒放在眼里么。對了,師弟可知為兄后路?”

          韓非笑道:“師兄不怕這個問題,會影響師兄心境嗎?”

          “哈哈哈!這算什么,這點事看不透,為兄何以為人皇?無論生死,我皆可坦然接受?!?/p>

          然而,韓非卻微微搖頭:“實話是,不知道?;煦缂o元的事,別說我們那個時代了,便是在洪荒時代,流傳也不多。師兄將來何去何從,我當真不知。當然了,我也可以去看看?!?/p>

          蒼天搖頭:“不麻煩了,不知道就算了,也不算什么大事。來吧!”

          下一刻,只見韓非體內,走出一道魂影,韓非一刀斬過,斷神念,滅靈識。

          蒼天張口一吸,直接吞掉了這部分魂體。

          兩個人行事干脆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

          隨即,卻聽蒼天笑道:“弟妹可要一起?本皇給你留個位置?!?/p>

          西門凌蘭搖頭:“多謝,王寒一人知曉便可。他知曉了,我便知曉了?!?/p>

          蒼天見此,自然不會跟西門凌蘭客氣,而是看向韓非:“師弟這就走了?”

          韓非:“或許會停留一段時間,但會混沌迷霧之中,應該不會再回來了?!?/p>

          “可惜,那便來日再見。希望再見之時,師弟能夠悟得無敵路第二重境界,屆時你我再戰一場?!?/p>

          “定不負師兄所望?!?/p>

          說完,韓非看向先知,拱手道:“前輩,晚輩先行告辭?!?/p>

          先知只是微微一笑,點了點頭,并未再多言。

          ……

          片刻后,韓非和西門凌蘭離開海界。

          先知住所,靑茗臉色難看:“先知大人,你們的決定我本無權插手。但是,這樣是不是有些太過草率了?”

          先知微微一笑:“靑茗??!往后這段時間,何不觀摩蒼天氣運?待你明悟之日,便是入至尊之時,且等等看吧!”

          靑茗一愣,沉默許久:“司命無至尊?!?/p>

          “誰知道呢?試試你又不吃虧?!?/p>

          先知微微一笑,只見他隨手一招,在此間的一個書格中,一枚樹形絕世道種,出現在手中。

          蒼天呵了一聲:“這位便宜師弟,倒是不貪?!?/p>

          先知懶洋洋地說道:“畢竟,人家也是人皇。你們去吧!不出三百年了,妖植一脈的人便會到來。來了嘛!就留下吧!”

          蒼天笑道:“那是自然,他們是我征服之路的第一個?!?/p>

          ……

          星海之中。

          韓非長出了口氣,牽著西門凌蘭的手道:“在那位先知眼皮子底下,到底還是有點兒不舒服。這終究不是我的人族,不自在,還是現在自在?!?/p>

          西門凌蘭:“那些神木書卷中,記載了無數的事情,卻獨獨沒有先知半人的詳細記載。甚至他是如何誕生的都不知道?!?/p>

          韓非笑道:“無所謂了,想得人頭疼。人族的至尊太過稀罕,先知有意遮掩,我甚至猜測,他不在第一至尊之下?!?/p>

          “這么強?”

          西門凌蘭有些詫異,因為那些神木書卷中,第一至尊已經成為絕世傳奇,幾乎無可匹敵。若先知也是如此,豈不是說人族一下子出現了兩位制霸星海萬族的超級強者?

          韓非:“猜的嘛,往大了猜唄!走吧,多想無益,我們時間有限,混沌紀元的機緣,不能白白浪費。而今這里半數星海都被混沌迷霧覆蓋,補全根本天賦的差距,應是當務之急?!?/p>

          ……

          在混沌紀元,尋找混沌迷霧根本不是什么難事。大半個混沌海都被迷霧籠罩,可以說隨便去哪兒都可以。

          只是,這個時代的人,去尋找混沌迷霧,多半是其中常有絕世至寶,造化至寶,各種靈寶,神果,仙土,造化,氣運。

          但韓非和西門凌蘭,需要的只是混沌本源之力,這個只需要慢慢地汲取便可。

          于是,在混沌海一片混沌迷霧中,有兩只被混沌本源之力包裹而成的大繭靜立此間。

          在這此間方圓億萬里內,時光法則在流淌,籠罩此間。

          五百倍時光加速,是西門凌蘭的極限。時光加速中,僅僅用了三千年,韓非的瓶頸便松動了,很自然地松動,宛若水到渠成。

          現實時間,兩百年后。

          忽然,其中一只率先破繭。

          下一刻,韓非自繭中現身,而那破開的大繭,竟化作洪流,涌入了他的體內。

          beqege.cc

          近五百倍時間加速的情況下,其實韓非早在現實時間四十年左右,加速狀態下兩萬年左右,就已經補全了根本天賦。

          而這種所謂的根本天賦補全,其實就是對天地間法則,靈氣,混沌之氣的敏感度。肉身對這些力量的適應和運轉,要比之前好了一些。

          就基礎戰力而言,僅僅提升了40萬而已。

          對韓非來說,這種提升已經非常大了,這意味著在最巔峰的狀態下,他可以達到1200萬戰力,甚至要超過了蒼天。

          當然了,超過的很少,而且蒼天已經達到了無敵路第二重境界無敵身的狀態,所以,真的生死一戰,自己也是贏不了,不過可能也輸不掉,依舊是個半斤八兩的局面。

          不過,韓非現在對此并未覺得有多么的驚喜,因為無論是巔峰800萬戰力,還是巔峰1200萬戰力,最多也只是鎮海神靈的前中期戰力,對于海界的大勢,并不影響。該打得過的人,都打得過,該打不過的人還是打不過。

          甚至,想要擊殺一位鎮海神靈,難度也是大如登天。

          當然,補全根本天賦的真正好處,應該會在突破至尊神術后才會體現出來。

          自了解過至尊術之后,韓非便知道,真正能讓自己擁有足以改變海界格局的力量,必然是突破至尊術之后。

          一旦突破,不出意外,他將直接跨越主宰境,畢竟至尊術本來就是主宰境的修行法。

          韓非破繭而出之后又三百年,西門凌蘭的大繭同樣破開。

          西門凌蘭破繭而出后,便看見韓非正盤坐于自己不遠處,似乎在給自己的身體烙印封印。

          “封???你的力量要超出身體的承載了嗎?”

          西門凌蘭臉色微變,她在先知那邊也幾乎掃遍了所有的書卷,自然知道至尊神術的可怕。如果不能壓制,沒有突破的源頭,隨著時間的推移,是會爆體而亡的。

          韓非笑道:“無妨,戰神扛了百萬年都沒死,我自然也無礙。而且,此番補全根本天賦,我也算是實力暴漲,承載上限大大提高了不少。你呢,補全了?”

          西門凌蘭則點頭:“嗯,你知道的,我自小天賦和根基就不是很好,縱然進入時光神殿,也只是所悟之道的強大,所以顯得我厲害了些。但其實根本天賦差了不少?;煦绫驹粗Σ粌H在改造我的根本天賦,還在改造我的血脈。所以,提升相對滯緩了一些。若沒有時間加速,這個時間可能漫長到近30萬年?!?/p>

          “無妨,誰讓你現在是時光神殿的天之驕子呢。那你的戰力提升了多少?”

          西門凌蘭稍微沉吟了一下:“800多萬,近900萬。不過我能夠感覺到,根本天賦補全之后,血脈改造也停止了。所以,往后這種投機取巧的提升,恐怕是沒有機會了?!?/p>

          韓非不禁笑道:“已經夠厲害了,你見過誰剛踏入鎮海神靈級,就能擁有1800萬戰力了?不過生在混沌紀元,的確具有一些先天性的優勢,人族那些弒神級都厲害得不得了,想來也是補全根本天賦后的結果。這意味著同境之下,混沌紀元的強者,要遠超后世那些時代的強者?!?/p>

          西門凌蘭重重點頭,這種提升,的確讓她感覺到匪夷所思。不僅修補了她天賦上的缺漏,更是彌補了血脈層次上的不足。區區五百年,實力暴漲近一倍,何其夸張?

          只是,一想到后世的局面,西門凌蘭眉頭又微微皺起:“可惜還不夠,這并不足以與不祥爭鋒?!?/p>

          “不是還有我呢嘛!”

          而今,至尊神術的突破,他至少已經有了方向,有現成的例子擺在面前,這必將讓自己受益匪淺。

          只聽西門凌蘭道:“時間緊迫,我們已經耽擱了不少時間,還是陪你先領悟無敵路吧!這要比汲取混沌本源困難多了?!?/p>

          “好!”

          ……

          無敵路第一重,韓非顯然已經完成。在大帝境,便是初代人皇都無法將其擊敗,更遑論后世海界的同境界強者了。

          而第二重境界,以無敵意志,借天地勢,領悟“勢”的境界。以達敵人打不到,傷不到的狀態。

          西門凌蘭吸取混沌本源的這段時間,韓非也多次使用出借命大道來,然而,短短三息時間,實在難以讓他領悟其中所謂的“勢”。

          不過,先知那里的記載,明確了“勢”的領悟方法,便是觀天地悠悠,悟天地勢。說明,想悟得天地之勢,須得觀摩天地本身。

          蒼天既然能夠領悟,韓非自認應該也能。只聽他道:“凌蘭,混沌生萬族,我們不妨在這漫漫星海,遨游一番如何?”

          “好啊,如果有一艘船,就更好了?!?/p>

          西門凌蘭淺淺一笑,她喜歡這種流浪的感覺。

          “哈哈哈!那便造艘船?!?/p>

          ……

          時光易逝,五百年悠悠而過,一艘黑色大船,在這茫茫星海中靜默航行。

          這個時代,并沒有因為韓非他們的出現而發生怎樣的改變。

          但韓非倒也不是一無所知,大概在三百年前,發生了一件震動星海的事情。人族與妖植一脈發生大戰,震動星海萬族。

          事后十年,妖植一脈宣布搬遷混沌浩土。而眾所周知,那是人族的地盤,妖植一脈此舉,基本上就代表著甘居人族之下了。說不好聽點,就是奉人族為主了。

          大戰之時,韓非沒去。不過事后,韓非曾去過那片戰場,追朔時光,看見了一些昔日征戰的畫面。那一戰中,至尊境強者并未出手。還是以蒼天為主,打了一場神體三境之戰。

          那一戰中,妖植一脈隕落的鎮海神靈級強者,多達四人。弒神級強者超過了30位。

          而人族,鎮海神靈級倒是一個都沒隕落。但是,昔日韓非曾出手救下的那幾個弒神級強者中,一共七人,隕落了六個,只有那個掌握生命法則的神女并未隕落,其他幾個全都隕落了。

          看見這一幕,韓非也只能感嘆,他其實改變不了這個時代。

          往后這幾百年,星海中征戰不斷,但韓非就沒再去關注了,因為自己該看見,該了解的事情,在將來再見蒼天之時,自會知曉。

          茫茫天地間,韓非和西們凌蘭成為此間純粹的看客,兩人共覽星河。

          這世間,也多了一個傳聞。說是在茫?;煦缧呛?,有一艘孤船,總是在迷霧中航行,神秘非凡。

          這一日,孤舟劃破了星空的靜謐,出現在混沌浩土并不是太遙遠的地方。

          甲板之上,韓非終究是微微一嘆:“我們在這個時代待了一千年了,或許是我太心急了,企圖以區區五百年,縱觀天地,終究還是不太現實,得換一種方式才行。走吧!該離去了?!?/p>

          西門凌蘭自韓非身后輕輕環抱:“我將來一定會無比懷戀這段歲月,雖然短暫,卻無比美好。沒有紛爭,沒有戰亂,沒有陰謀與算計,可惜了……”

          韓非淺淺一笑:“所以,我們得贏。只有擊敗不祥,才能有無限的美好?!?/p>

          “刷刷~”

          時光長河破開,此船,此人,消失無蹤。

          兩人匆匆而來,匆匆而去,唯有一人間老者,撫著蒼白的胡須,面帶笑意,看向那靜謐的深空。

          重回時間長河,航海萬象儀,煉妖壺,隱神印,造化神獄,韓非感受到一切都歸來了。

          不過這早在預料之中,韓非并不驚訝。

          此刻,兩人順流而下,但下的速度并不快。

          從一開始,韓非就已經想好了,給自己五百年觀天地悟道,五百年未成,則即刻放棄。因為,在時間長河之中,依舊可以看清這時代的變遷。

          果然,若置身于時間長河,再看海界,便會發現,混沌浩土上的迷霧,在快速地消散,這混沌浩土上的一切,都在變幻。

          從巍峨的萬丈雪峰,到陡峭的怒海懸崖。

          從血腥的戰爭,到寂靜的墳墓。

          從青翠的廣袤林地,到戰火焚燒的大地裂溝。

          從歡慶的祭祀舞蹈,到沉重的喪鐘悲鳴。

          戰爭,暴亂,山崩,覆海,天地易色,滄海桑田,群山葬?!跁r間長河的流淌中,韓非可見人族之興盛。

          時間長河方一日,混沌之中已萬年。韓非與西門凌蘭一日間跨越兩千七百萬年的時候,六脈,統一了。

          此刻的混沌浩土,幾乎被六脈瓜分,除了先古死胎,每一脈下,都統御上百上千萬的種族。直至混沌浩土不堪重負,又有大量的種族搬離。

          當韓非看見六脈盛會,萬族匯聚人間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蒼天要突破了。他也沒想到,蒼天的突破,足足用了兩千七百余萬年。

          六族歸順,四海歸一。蒼天問道,至尊路現。

          當韓非和西門凌蘭再度斬破時間長坡,出現在這一時間段的混沌紀元時,蒼天執手扣天,吞引神劫。無數種族,頂禮膜拜。

          韓非可以預料,這一刻,人間愿力,萬族愿力,匯聚其身。韓非和西門凌蘭,只覺所在星海,都被徹底掌控。

          他們兩人當即意識到,蒼天問道,此域所有生靈,都將臣服,若他們不走,也須得臣服。

          韓非當即隔空遙祝,微微拱手:“恭喜師兄突破?!?/p>

          便在這問道之際,蒼天側過頭來,看向星海之中。先知,少司命也看向星海。只有他們知道,是誰出現了。

          “刷刷~”

          下一刻,韓非和西門凌蘭,退出了這個時代,重新回到了時間長河。

          此刻,韓非還心有余季,這便是至尊術突破之威能嗎?和青龍師兄,五師兄乃至雷橫師兄他們的突破完全不同。

          那是一種主宰乾坤的力量,得虧自己走得及時,否則那方天地必會全力抹殺自己和西門凌蘭。

          西門凌蘭:“我相信你也能突破,你會比他更強?!?/p>

          韓非哈哈一笑:“你還真看得起我?!?/p>

          西門凌蘭嫣然一笑:“反正,我的夫君不比任何人差?!?/p>

          兩人繼續順著時間長河而下,因為他們可見之地有限,只有混沌浩土,所以在混沌紀元的星海中到底都發生了什么,韓非和西門凌蘭也看不清。

          不過,在蒼天踏足至尊之后,不足千萬年,陸陸續續有無數強者奔赴星海。那一刻,韓非便知道不祥來了。

          韓非和西門凌蘭,試圖通過航海萬象儀,尋找到不祥的所在。

          找是找到了,于星海中一處未知的長河堤岸處,韓非看見了不祥與蒼天交戰的場景??匆姴幌榈哪且谎?,韓非恍忽,以為自己看到了眾生,似乎他可以是任何生靈,任何種族。

          是的,一人,如眾生,但和大師兄那種眾生相又有不同,不祥的眾生相太過猙獰。

          而即便是透過時間長河看過去,這一眼也被不祥給發現了,當即,一片不祥迷霧竟試圖滲透進時間長河。

          不過,這片迷霧剛剛觸及時間長河,便被蒼天一手拍滅。

          而韓非和西門凌蘭,不敢再看,立刻遠遁。

          韓非:“那個應該就是不祥了吧?”

          西門凌蘭也有些后怕地點頭:“應該沒錯了?!?/p>

          韓非心有余季道:“你看清他的樣子了嗎?”

          西門凌蘭搖頭:“看不清,我仿佛看到了一片大世,億萬眾生?!?/p>

          韓非扯了扯嘴角:“我也是?!?/p>

          韓非根本難以想象,和這種敵人,到底該怎么戰斗。他好歹也算是半個鎮海神靈級的強者了,但是面對這種對手,僅僅對方的一招威能,自己都覺得無法匹敵。所以,能戰不祥者,恐怕也唯有主宰級強者了,而且是最強大的主宰級才行。

          西門凌蘭:“直接去到第一次不祥之戰的落幕之戰吧!”

          韓非鄭重點頭:“嗯?!?/p>

          隨著航海萬象儀一轉,兩人不再刻意放慢速度,而是全速在時間長河中順流而下。

          數息之后,伴隨著航海萬象儀一動,西門凌蘭隨手一揮,希望之刃斬開時間長河,兩人又一次進入混沌紀元之中。

          而這一次。

          進入此間,不代表他們可以去觀摩這個紀元的強者與不祥的戰斗。所以,韓非和西門凌蘭,依舊出現在混沌浩土,也就是海界的附近。

          而當兩人一出現,僅僅過了數息時間,便看見一個傳送通道出現在兩人面前。

          只聽一個蒼老而熟悉的聲音響起:“兩位,九千萬年不見,別來無恙?!?/p>

          “先知?!?/p>

          韓非和西門凌蘭相視一眼,便再次出現在那座似乎剛剛離開不久的先知居所。

          而先知依舊是那副仙風道骨,高深莫測的模樣。

          韓非:“見過先知前輩?!?/p>

          先知則微微一笑:“對你們來說,應該過去沒多久吧?”

          韓非微微點頭:“先知前輩可以預算到我們的到來?”

          只見先知微微搖頭:“不,我一直在等你們出現。因為,你們的這一次出現,應該意味著不祥的平息??上А?/p>

          “可惜什么?”

          就怕先知這種人物說話大喘氣,特別是這種反轉的語氣。

          只聽先知長嘆一聲:“可惜你們的出現的時間點,并不是很好?!?/p>

          韓非皺眉:“先知前輩,這時間可有什么不妥?”

          先知看向韓非:“你是掌握了航海萬象儀吧!所以能夠精準地出現在這個時間?!?/p>

          韓非點頭,這一點沒什么好隱瞞的,而且也瞞不住。

          只見,先知緩緩起身:“可惜,這個時間點,蒼天尚未能擊敗不祥。但這個時間點,卻又是不祥的平息之日。所以……擊敗不祥便只剩下了唯一的一個辦法了?!?/p>

          韓非眼皮一挑,先知的話,讓他心頭大為震動。因為從他話里的意思,好像不祥并非是蒼天擊敗的一樣。若是連走通了至尊路的蒼天都無法擊敗不祥,那先知所謂的唯一的辦法,會是什么?

          韓非面色凝重:“什么辦法?”

          “唉~”

          卻見先知忽然笑道:“或許,這個辦法,你也能用得到。所以,老夫便帶你去見證一下,一個可以暫時平復不祥的辦法?!?/p>

          韓非不由得心頭一震,自己此行,不就是來尋求解決不祥的辦法的嗎。沒想到,本以為自己只能在混沌紀元的記載中看見一絲半點的痕跡。未曾料,竟會是以這樣的方式看見。

          下一刻,只見先知輕輕一揮手,無盡的迷霧瞬息而逝,剎那間,遲尺星海。先知,帶著韓非和西門凌蘭,竟直接出現在一處四處彌漫著不祥,破敗不堪的星海疆域之中。

          此刻,此域之中,四十三位至尊強者,以蒼天為首,正在全力鎮壓并凈化這橫跨一片片星河的不祥生靈。

          “刷~”

          先知帶著韓非和西門凌蘭出現,立刻就引起了所有至尊境強者的注意。

          蒼天當即低喝:“老頭,你……們怎么來了?”

          蒼天的臉色極為難看,因為,他看見了韓非和西門凌蘭。

          只聽先知悠悠一嘆:“天??!時間終究是到了?!?/p>

          蒼天頓時間目眥欲裂,急切道:“老頭,你不要亂來?!?/p>

          只聽先知長嘆:“不是老夫亂來,而是今日在場的諸位,可能都要隨老夫一起亂來了。天,你也不例外?!?/p>

          說完,先知便笑看著韓非道:“此為下下策,不得已而為之。但若實在沒有辦法,你可以一試?!?/p>

          “嗡~”

          只見,先知頓時化作一尊無比偉岸的身軀,他在瘋狂得變大。

          “呼!”

          隨著先知張嘴一吸,那很快一片星河的不祥,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

          在那不祥迷霧中,無數的種族,無數的臉,無數的聲音,在嘶吼和吶喊。

          “你這是在自取滅亡,吾乃不滅之體,縱你毀我此身,他日我亦會歸來……你困不住我……”

          只聽,先知聲音隆?。骸八毡懔舸笕藬啬?。萬族,總有人是不懼犧牲的。甚至,毀你此身,也不一定會犧牲?!?/p>

          韓非被震撼到了,他沒想到先知說的方法,竟然是吞噬不祥。這特么怎么能叫方法?

          “等等,不是吞噬……是封印?!?/p>

          韓非看見,先知周身,億萬法則,形成無窮烙印,同樣在被吸入體內。所以,先知是以自身為容器,在封印不祥。

          可是,這能封印不祥多久?

          西門凌蘭:“你看?!?/p>

          卻見。那四十余尊至尊級強者,此刻也紛紛暴起。

          有人笑道:“終究是走到了這一步?!?/p>

          有人搖頭:“罷了,這混沌星海,我等也看膩了?!?/p>

          有人甚至松了口氣:“打這么久,我也是乏了,諸位不是一直想去那條路上看看嗎?就算不能歸來,又如何呢?”

          “哈哈哈!倒是好久沒這么滿懷期待了,這么多人一起,路上定是非常熱鬧?!?/p>

          “嗡嗡嗡~”

          只見,這些至尊,一個個如同先知那般,竟全都以自身為容器,開始吞噬不祥。

          只聽,不祥迷霧中,無數張臉在吶喊:“你們這群瘋子,哈哈哈……沒有你們,這星海,遲早是吾囊中之物?!?/p>

          “聒噪~”

          只聽蒼天怒喝一聲,周身金光燦燦。只見他伸手在自己腦門上一拍,一片魂體,離體而出,直接飛向韓非。

          只聽他道:“師弟,日后看你的了?!?/p>

          說完,蒼天身體散作無邊金光,覆蓋半片星河,那無盡金光,竟一口氣吞掉了近半的不祥之軀。

          “人皇,豈能容你一人顯威?”

          “人皇,一人吃獨食,你過分了?!?/p>

          “人皇,屬你胃口大是不是?”

          “一口吃那么多,小心撐著?!?/p>

          四十三位至尊境,加上一位先知,轉眼間,便將那不祥之軀,瓜分了個干凈,看得韓非和西門凌蘭都傻眼了。

          “刷刷刷~”

          只見,一位位至尊,消失在此間。先知抬手一卷,連帶著韓非和西門凌蘭,一同再度穿越無盡的迷霧。

          當韓非眼前再度亮起,只見,那是一片無邊的堤壩,洶涌的潮汐,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

          眼前,是一片無邊的海,上方被澹澹的迷霧籠罩,遠空有神霞彌漫,僅僅是那么看去,仿佛便能感受到一種莫名的召喚。

          “無歸之路?!?/p>

          韓非悚然,當他意識到這里是哪里的時候,他立刻就知道先知所謂的最后的手段是什么了。

          這手段并非是以這些至尊的身體為容器,封印不祥。而是將不祥臨時封印,帶入這無歸之路。

          一旦進入這無歸之路,他們甚至可以隨時釋放不祥,一條連第一至尊都無法歸來的路,這不祥焉能歸來?

          先知看向韓非:“不錯,是這條路。你的出現,讓我左證了這個方法的可行性。若不祥能歸來,你便不會出現。你既能出現,說明他亦無法歸來。這混沌星海雖大,但于至尊,已無大趣,踏上此路,未必是一件壞事?!?/p>

          韓非被震撼住,他下意識道:“前輩等人入此路,星海怎么辦?”

          先知微微一笑:“這天地間,從不缺乏強者,今日不會,今后亦不會?!?/p>

          說完,先知對著此間招呼了一聲:“虛空吾徒。日后,你須鎮守此間?!?/p>

          “是,老師?!?/p>

          韓非還沒反應過來,只感受一片茫茫虛空,忽然間飄蕩而至,似乎早就等在了這里。下一刻,那偌大虛空,竟化而為人。

          韓非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因為,他的眼中,那現身的人影,便如同星海般深邃,看不清樣貌。

          “臥槽,大師兄?”

          韓非下意識迸出此言,聽得那人影,先知,蒼天全都愣住。

          下一刻。

          卻見蒼天大笑:“哈哈哈!一語成讖,沒想到,你竟然還真是我師弟??上?,未能再與師弟一戰,此為大憾。希望終有一日,能再與師弟一戰?!?/p>

          韓非已經反應過來,高呼道:“師兄,我等你歸來一戰?!?/p>

          而先知此刻則看向韓非,韓非也看向先知,雖然震驚,但先知若是虛空神殿的老師,卻也能欣然接受。只見韓非恭敬地行了一禮:“老師?!?/p>

          “哈哈哈~哈哈哈~”

          只聽,先知大笑三聲后,一指虛按,點在韓非眉心之上:“師徒相會,焉能無禮?預知,諸天萬界?!?/p>

          韓非的腦海之中,轟然之間,竟一下子浮現億萬星辰,有初始之地,有未知之域,有混沌迷霧,有鴻蒙隱秘。

          那一刻,他仿佛化身億萬雙眼睛,俯瞰萬界,一幅幅畫面,在腦海中飛速閃逝。他甚至能感受到,那一片片天地,從誕生至腐朽的變遷。

          這萬界天地,組合在一起,產成一幅恢宏大世。

          韓非自己尚且不知,但西門凌蘭卻看得真切,韓非眉心,竟睜開第三只眼,周身金光燦燦,宛若仙神。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之間,韓非的腦海之中,那無數畫面,全部定格,消散。唯有一張畫面浮現,那是一根神藤,在一片流淌的清泉中蕩漾。而那清泉,竟全部由法則構成。

          “嗡~”

          韓非豁然睜眼,神情激蕩。

          然而,眼前再無先知,蒼天等人。唯有大師兄,坐在堤壩岸邊,正靜靜地看著自己。

          檢測到你的最新閱讀進度為“第2863章 帝雀的故事”

          是否同步到最新?關閉同步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已為您緩存好所有章節,下載APP查看~
          一级A片一级毛片一级,一级A片色试看10分钟免费的,免看一级a一片在线,国产女人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