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ztxdl"><sub id="ztxdl"></sub></ol>

    <ruby id="ztxdl"></ruby><mark id="ztxdl"><progress id="ztxdl"><ol id="ztxdl"></ol></progress></mark>

          31小說網 > 柯南之我真不是酒廠勞模 > 第652章 被詛咒的面具

          第652章 被詛咒的面具

          “這些面具,到底是……”

          毛利小五郎看著這些面具,也覺得分外詭異。

          就在眾人疑惑時,一道聲音響起:

          “這些全部都是蕭布爾的面具?!?/p>

          連通西側廂房的門大開著,兩個人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其中,開口說話的銀發婦人似乎上了點年紀,她身后站著的黑色短發女子則恭敬地站在她身后。

          毛利小五郎一下認出對方,驚喜道:“您就是……蘇芳紅子女士?”

          “欸,各位肯大駕光臨,實在是令我這里蓬蓽生輝呢?!碧K芳紅子露出了真誠的微笑。

          這位曾經的女歌星已經六十多歲了,不過看得出來她保養得不錯,除了已經褪色的頭發,樣貌上她并沒有顯得多少蒼老,跟她身旁名叫稲葉和代的四十多歲的秘書也沒有差很多。

          蘇芳紅子似乎對于自己請來的偵探格外青睞,走上前,略有些自豪道:“如何?毛利先生,你對我這些珍藏的面具還算滿意嗎?”

          毛利小五郎眼角抽了一下:“啊,這個,怎么說呢……”

          要死,他根本不懂得欣賞面具這種玩意兒啊……

          這種時刻,隊友的重要性就體現出來了:

          只見烈一臉好奇地打量著這個宅邸的主人,問出了不少人的心中疑惑:“那個啥,蘇芳大姐~你說的‘蕭布爾的面具’,是有什么特殊的含義嗎?”

          最先回答烈的問題的,并不是蘇芳紅子,而是跟他們一起被邀請來的三人中的占卜師長良遙:“蕭布爾……應該就是蕭布爾·康得雷斯。這些墻上的面具,全部都是蕭布爾的面具么?”

          后一句話,是對方反問蘇芳紅子的。

          后者點了點頭,看起來似乎十分自豪:

          “沒錯,這些假面,就是由西班牙的凋刻家蕭布爾·康德雷斯于死前完成的兩百副面具?!?/p>

          長良遙的神情有些鄭重起來,“大家也叫這些面具為……‘詛咒假面’?!?/p>

          “詛咒假面?!”

          毛利小五郎臉色有些不好看。

          這是他們今天第三回遇到這個名詞了。

          “詛咒的假面?好酷~”與所有人聽到這個名字后茫然驚懼不同,烈似乎對這些面具充滿好感,眼里都是小星星,“吶吶~為什么叫詛咒的假面?有什么講究嗎?是不是帶上面具就會被詛咒?什么形式的詛咒?病痛?還是血咒?”

          要是這些面具真有那么神奇的能力,他就免不了要做一回梁上君子了……

          不過有一說一,這些面具撇開那些傳說不談,本身的形制就跟五星組的面具款式相差無幾。

          當初刃哥設計面具的時候不會就參考了這玩意兒吧?

          嘶~

          這么一想,他更心動了。

          柯南:“……”

          差點忘了,臨先生還是個玄學愛好者來著,對這種靈異的玩意兒感興趣好像挺正常。

          其他人:“???”

          小老弟,你聽到詛咒這么興奮是不是有點不得勁?這是正常人該有的反應咩?

          蘇芳紅子也震驚于烈的反應,不過她把烈的這種興奮當做是一種‘崇拜’,很好的滿足了她的虛榮心,當即敘說起這些假面的來歷。

          只不過聽完之后,烈反而對這些面具沒多大興致了——當然,主要似乎對于詛咒那方面。

          這些面具的‘詛咒’其實多來源于一些傳聞,比如它們的設計師在完成這些面具之后自殺,血液沾上了這些面具的嘴巴;

          還有,后來有人收購了這些假面之后,總有人離奇身亡……但其實也不算離奇。

          蘇芳紅子在敘述的時候,對這些假面也略有耳聞的長良遙也參與補充,提到的兩個明確的桉例,就是有兩個大人物在得到這些面具后的第二天就因為意外死亡。

          而在這之后,也有傳聞說,蕭布爾的面具會吸食所有者的鮮血……

          聽著令人悚然而驚,松平守這個略有些迷信的全壘打王還震驚蘇芳紅子居然敢一下收集兩百副面具……

          但在烈這種半‘專業人士’看來,這詛咒傳的毫無根據:

          這幾起事件里都沒有特意提到人為因素、或者是除了面具以外的要素。

          詛咒這種東西,其實跟他們的‘氣’有點類似,相當于某種無形的力場,烈記得以前琴酒跟他們說過跟詛咒有關的東西……

          最簡單的詛咒,他們自己利用氣也可以完成,比如把充滿惡意的‘氣’存進某個媒介里,讓人貼身帶著,久而久之就會讓人的身體越來越差,而‘詛咒’就是類似于這樣一個持續性的debuff,如果是增益的buff,大家一般都管這玩意兒叫‘祝?!?。

          除此之外,蕭布爾的假面,傳聞的詛咒效力跟實際表現出來的并不吻合——‘吸食持有者的鮮血’,聽起來好像挺像那么一回事兒,可吸血不代表會死人吶。

          思路客

          既然面具要吸血,你放點血給它不就結了。

          而且真要是這種詛咒的話,結合詛咒的尿性,持有者再怎么也該是慢性死亡,而且每次死亡個例都應該死于‘血容量不足’。

          而不是突然發生了啥意外就嗝屁了。

          更別說嗝屁的時候面具都不在手上……

          那些可憐的面具喝啥呀?

          這么想著,烈都對這些面具有點同情——要這些面具沒帶詛咒也就罷了,要真有詛咒,它們估計都委屈的嚶嚶嚶。

          好不容易有了個主人能吸點血,結果第二天就莫名其妙沒了……

          換成烈,烈也哭。

          然而。

          就在烈從對面具的同情中緩過來還沒一秒,他又開始同情這些面具了。

          因為蘇芳紅子正說著:“放心好了,我在得到這些面具的第一時間就請了靈媒師來鎮壓并封印它們的詛咒,絕對不會出什么問題?!?/p>

          烈:“……”

          QwQ啊~天吶,這些面具太慘了,一滴血都沒喝到還被封印了。

          不行,為了這些面具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他決定……

          這梁上君子他當定了!

          ‘而且,這些假面帶回去也可以利用一下~’烈內心暗道,‘或者拿去研究也可以……小紅應該會感興趣的吧?’

          這地方陰氣挺重的,烈剛才展開氣查看了一下,并沒有發現這些面具有什么特別。

          但他也暫時無法排除這些面具真的被‘封印’的可能……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已為您緩存好所有章節,下載APP查看~
          一级A片一级毛片一级,一级A片色试看10分钟免费的,免看一级a一片在线,国产女人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