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ztxdl"><sub id="ztxdl"></sub></ol>

    <ruby id="ztxdl"></ruby><mark id="ztxdl"><progress id="ztxdl"><ol id="ztxdl"></ol></progress></mark>

          31小說網 > 大家請我當皇帝 > 第三百零九章 下汾州

          第三百零九章 下汾州

          “轟、轟、轟!”西關城上的火炮不斷地閃爍著火光,吐出來一顆顆致命的彈丸,只打的汾州府城守軍抬不起頭。

          汾州府城上一位守城的生員,借著殘破了半邊的女墻掩護,偷偷的伸出了半顆腦袋往城下瞄了一眼,

          卻只見城下“順賊”舉著火把、燈籠,只把黑夜照的如同白晝一般。

          遠遠望去,一隊對攻城隊伍,猶如同一條條火龍一般,正向汾州城撲來。

          他們有的三兩人推著一輛尖頭木驢,有的七八個人共扛著一副長梯,有的十幾個人共推著一輛工程沖車,有的三五十人共推著一輛云梯。

          各種攻城器械應有盡有,不一而足。

          “怎么樣?”守將見了,連忙躡手躡腳爬了過來問道。

          “夠......夠嗆能守得住了!”那生員聞言連忙縮回腦袋,有面色恐懼的搖了搖頭道。

          其實不用那生員說,這守將也自家人知自家事,早知道這汾州城守不得了。

          原來這汾州城雖處山西腹地,卻也控帶山河,肘腋秦、晉。

          在戰國之時,秦、趙相持,往往角逐于此;周、齊爭勝于河、汾間,郡常為兵沖。

          實際上,若不是山西兵少,明軍只需在汾州府城駐扎一營人馬,威脅汾河沿岸的南北通道,那張順也不敢貿然率領大軍北上。

          故而,張順北上之后,如同鋒芒在背,早令北路軍左帥張三百帶領萬余人馬全力攻打汾州府城。

          只是這汾州府城雖然比不得太原、大同和宣府等重鎮,卻也非同小可。

          原來這汾州府城頗為奇特,乃是一座頗為罕見的“五連城”,即由東南西北四關城拱衛主城的連城。

          同時又因為主城居中,四城拱衛,狀若一朵盛開蓮花,故而又稱作“蓮花城”。

          當然,這汾州城之所以設計成如此結構,并不是為了標新立異,而是為了加強城池的防御功能。

          這一城四關,互相拱衛,互為犄角。

          一處遭到襲擊,其他四處便會竭力支援,故而最難攻克。

          這也是張三百、張鳳儀兩部合兵兩萬人馬,打了這許久也不曾攻下的主要原因。

          直到唐通北來,雙方約定內外夾擊義軍。

          哪料到義軍雖然前線吃緊,卻在后線擺了兩萬人馬,頓時被坑了個滿臉是血。

          不但唐通被打的大敗,張三百也借機奪取了西關,這才破了汾州城的“五連城”布局。

          那西關城雖然只有三里,對汾州城主城來說,卻也十分重要。

          如果把汾州城比如人體的話,那主城便是人體軀干,四關城則是四肢。

          如今汾州城失了西關,猶如人跛了一足一般,豈得方便?

          那“順賊”得了西關以后,又勐攻了三五日,城上守城士卒早已經損傷不小,士氣低落,如何抵擋的住這如狼似虎的“賊寇”?

          “城外什么情況?”就在那生員和守將面面相覷之時,突然城上響起了汾州知府和汾州衛指揮使的聲音。

          兩人聞聲扭頭一看,只見那知府和指揮使二人正在眾人簇擁之下,躲在城樓里發問。

          “賊......賊人大舉進攻!”那守將連忙扯著嗓子喊道。

          “什么,你說什么?”時值義軍發炮,炮聲隆隆,讓那知府和指揮使二人聽不真切。

          “我說......害,我還是過去匯報吧!”那守將喊到半截,眼見義軍火炮聽了,不由轉念一想,干脆親自一路小跑過去匯報軍情。

          然而,他這一跑不要緊,頓時讓站在對面西關城瞭望塔的張三百看了個真切。

          張三百只見一員守將從火光之處一晃而過,直奔城樓去了,不由心道:“看其模樣,好似個將官?!?/p>

          “什么人值得這將官如此奔波,親自迎接,莫非是條大魚不成?”

          想到此處,張順心思一動,不由開口問道:“還有幾門炮未發?”

          “還有三門野戰炮,三門黃金炮,另外還有十門飛彪銃待發!”左右聞言連忙匯報道。

          《五代河山風月》

          “好,看到了沒有!”張三百指著對面的城樓,下令道,“把火炮都給我對準了這棟樓,給我狠狠的打?!?/p>

          “諾!”左右領了命令,早派遣傳令兵一熘煙向炮兵陣地傳令去了。

          不多時,只聽得一陣炮響,隨即對面城樓上響起了爆炸聲。

          時值深夜,外面黑燈瞎火,張三百也看的不甚真切,不知道戰果究竟如何,他便下令,讓攻城隊伍繼續攻擊。

          義軍已經攻打汾州府很多次了,早已經練的明白。

          西關城這邊繼續提供火炮壓制,攻城隊伍則是豎梯的豎梯,撞門的撞門,挖墻的挖墻,一切都有條不紊的展開。

          借著火光,張三百看的也頗為滿意。

          他不由點了點頭,對左右道:“等藺養成部登上城墻,雙方打得難解難分,就可以傳令李萬慶、張天琳和官撫民一同發起進攻,奪取東南北三關?!?/p>

          原來這一次張三百之所以下令夜間攻城,其實是為了掩人耳目,真是目的則是奪取汾州府外其他三個關城。

          一旦其他關城被下,那么原本被四關拱衛的汾州主城便成了被四關圍困的死地,那么城池的陷落也就是早晚的問題了。

          正當張三百做著美夢之時,不曾想對面城上突然一陣喧嘩,突然有人大呼小叫道:“城陷了,城陷了!”

          初時,張三百對此根本不以為意。

          當初攻城之初,義軍不是沒采取過類似的手段,結果都不甚理想。

          原來這汾州城正是大明晉藩慶成王和永和王兩處王府駐地。

          只因崇禎四年陜西義軍東渡黃河,曾圍國汾州府,故而這兩個大明王爺早聽聞“義軍威名”。

          為此,倒出了不少真金白銀獎勵士卒,故而為之效死者頗多。

          再加上汾州城高池深,城池五連,是以義軍短時間難以攻克。

          如今張三百雖然聽聞后金兵“南逃”,不過由于他麾下人馬較多,依舊有信心在阻攔住后金兵的同時,先拿下這汾州城。

          然而,就在張三百心思紛紛之際,不曾想攻上汾州主城道義軍士卒越來越多,一時間竟有摧枯拉朽之感。

          “不對,這是要勝了?”張三百雖然不如張順老練,但是作為宿將一下子就判斷出來了當前形勢。

          他不由順水推舟,連忙下令道:“命令藺養成一鼓作氣,未必攻克此城?!?/p>

          “著張天琳、黨守素和官撫民三人即刻發起總攻,一鼓作氣奪取汾州東南北三處關城,不得有誤!”

          如此過來一晚,到了第二天一早,張三百踏著早已經填平的護城河,大踏步走進了汾州主城。

          先前貴不可言的慶成王、永和王及其妻妾宗室一兩千口都五花大綁跪在兩旁,恭迎這座城新的主人。

          “汾州知府和指揮使呢?”張三百走到慶成王和永和王跟前,搜尋了半天,不見另外兩位的蹤影,不由開口問道。

          “都……都死了!”那慶成王年級較大,壯著膽子回了一句道。

          “哦?怎么死的?”張三百心下奇怪,不由開口問道。

          “昨……昨夜兩人去城樓上查看軍情,不……不意突然一陣炮襲來,兩人當場喪命……”慶成王抖若秕糠道。

          “哦!”張三百神使鬼差的想起來昨晚對著城樓那一陣炮,不由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

          “很好,你怎么稱呼?”

          “在下……在下朱求棆……”慶成王當然知道張三百如此問詢自個,不是讓自己顯擺身份,不由老老實實應道。

          “求棆?求輪?”張三百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由夸贊道,“好名字!”

          那慶成王和永和王聞言頓時嚇了一跳,不由紛紛磕頭求饒道:“如今我等已經年過半百,當不起將軍如此玩笑……”

          其實張三百還真是順口開了一個玩笑,嚇唬嚇唬這些王室貴族。

          其實他秉承張順“仁義”主張,并無殺人心思。

          正當張三百就要下令將這些人暫且收押之時,有一個士卒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低聲向他匯報道:“緊急情報,有范姓商賈勾結東虜,暗自打開介休城門里應外合?!?/p>

          “守將王升猝不及防,為賊所破,城池已經陷落?!?/p>

          “什么?”張三百本道自己布置已經萬無一失,萬萬沒有想到還是有這種變故。

          如此看來,這些人須留不得了!

          想到此處,張三百不由對慶成王、永和王一干人等冷笑道:“哪個與你開玩笑?”

          “膽敢反抗天兵,罪不容誅。來人吶,將這倆個朱姓王爺還有幾個王子王孫,一塊剁了,以儆效尤!”

          “???你不能這樣,你不能這樣!”慶成王和永和王還道是張順仁義,這一次一定能蒙混過關。

          哪里想到這一次來一個不講理的,上來就要把自己二人砍了。

          事已至此,兩人早嚇得屎尿齊流,紛紛叫嚷道:“我家有妻妾王女,相貌不俗,文雅賢惠,單請將軍放我我等,我情愿全部獻給義軍,獻給舜王殿下……”

          這兩人不說這些還好,一說這話,頓時反倒更堅定了張三百殺人之心。

          張三百心道:“我妹妹最先跟隨舜王,如今卻被這些不知道哪里來的狐媚子分了寵愛?!?/p>

          “妹夫那廝又是個好色的,萬一再被他選中了幾人,豈不自尋煩惱?”

          想到此處,張三百不由冷笑道:“好啊,膽敢以胭脂俗粉辱及舜王,暗戳戳諷其好色,是可忍孰不可忍?”

          “快宰,快宰!”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已為您緩存好所有章節,下載APP查看~
          一级A片一级毛片一级,一级A片色试看10分钟免费的,免看一级a一片在线,国产女人18